最高法院:工商登记非确认股权权属的唯一依据_杭州律师|浙江律师事务所排名|法律咨询13003688180
杭州律师|浙江律师事务所排名|法律咨询13003688180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下城区律师信息详细
最高法院:工商登记非确认股权权属的唯一依据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1-16 16:11:46 点击数:

判例要旨


1.股权被冻结时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但有证据证明案外人在被冻结前就事实上取得该股权的,仍可排除执行。

2.《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26条规定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需为确权法律文书。


关键词

许可执行之诉,工商登记,股权转让,排除执行,确权


案情简介

申请执行人朱海军与被执行人王春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宁夏高院作出发生法律效力的(2012)宁民初字第23号民事调解书。因王春玲未能履行该调解书义务,朱海军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作出(2013)宁高执字第10-1号执行裁定,裁定续行冻结王春玲在远洲公司30%的股份。

案外人高海洲以其早在涉案股权被冻结前就与王春玲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在公司内部履行了相应的变更登记手续,且已经最高人民法院的(2014)民二终字第128号生效判决所确认,涉案股权虽未经过工商变更登记,但仍应为其所有为由,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宁夏高院作出了(2015)宁执异字第2号裁定,裁定中止对涉案股权的执行。朱海军不服该裁定,向法院提起许可执行之诉。一审宁夏高院、二审最高法院均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应否许可执行涉案远洲公司30%的股权?

申请执行人朱海军认为案外人高海洲取得涉案股权的依据是(2014)民二终字第128号民事判决,该判决作出的时间为2014年12月19日,晚于涉案股权被冻结的2012年10月17日。依据《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不能排除强制执行。

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早在2011年4月28日,王春玲与高海洲即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还签署了同意将涉案股权转让给高海洲并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高海洲的远洲公司第二次股东会议决议、远洲公司章程修正案、有限责任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远洲公司法定代表人登记表等公司变更登记手续。以上协议、股东会决议等公司变更登记手续的落款时间为2011年5月30日。因此,高海洲已于2011年5月30日取得案涉远洲公司30%的股权,仅在办理公司登记机关变更登记前不得对抗第三人。高海洲取得案涉远洲公司30%的股权的依据是其与王春玲之间的民事法律行为以及远洲公司的有关商事行为,而非(2014)民二终字第128号民事判决。

涉案远洲公司30%的股权虽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仍登记在王春玲名下,但自2011年5月30日已由高海洲持有,该股权被冻结的事实发生在其后,所以高海洲对涉案股权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可以排除执行。

《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系针对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作出的规定,不适用于本案高海洲依据其实际持有股权的事实提出执行异议的情形,(2014)民二终字第128号民事判决仅对该事实予以了认定,并非确权判决。且《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对本案不具有溯及力,因此朱海军请求执行涉案股权的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点 评

涉案股权权属是本案的争议焦点。

有限公司的股东转让股权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召开股东会、修改公司章程、变更股东名册、变更工商登记,变更后的工商登记信息上的权利人即为股权权利人。如果顺利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则股权的归属没有争议。但当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尚未变更工商登记,此时的股权归属容易产生争议。

本案中,案外人与被执行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还通过了股东会议决议、公司章程修正案,并履行了有限责任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法定代表人登记表等公司变更登记手续。虽然没有变更工商登记,实质上已经完成了股权的交付,涉案股权已为案外人所有。且案外人取得股权的时间早于股权被冻结的时间,因其他原因尚未变更登记到自己名下,但这种实体权利足以排除强制执行。

另案(2014)民二终字第128号民事判决并非赋予案外人股权,只是对其取得股权的事实依据予以认定,该判决并不是确权判决,不适用于本案。


延伸阅读

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生效时间,我国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对股份公司股权转让的生效时间,《公司法》第一百四十条、一百四十一条分别作出了规定。记名股票,由股东以背书方式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转让,在背书后(或其他方式转让后)即发生转让效力;无记名股票,由股东将该股票交付给受让人后即发生转让的效力。

格外关注

《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本案为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王春玲、高海洲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并履行了公司内部变更登记手续,但并没有变更工商登记。最高法院认为可以排除第三人的申请执行,实际上起到了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值得关注。

法条链接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1999年10月1日起施行)

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1999年10月1日起施行)

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3.《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

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

4.《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2014年3月1日起施行)

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

(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

(二)股东的出资额;

(三)出资证明书编号。

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

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5.《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三条(2014年3月1日起施行)

依照本法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转让股权后,公司应当注销原股东的出资证明书,向新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并相应修改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册中有关股东及其出资额的记载。对公司章程的该项修改不需再由股东会表决。

6.《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三十九条(2014年3月1日起施行)

记名股票,由股东以背书方式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转让;转让后由公司将受让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记载于股东名册。

股东大会召开前二十日内或者公司决定分配股利的基准日前五日内,不得进行前款规定的股东名册的变更登记。但是,法律对上市公司股东名册变更登记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7.《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条(2014年3月1日起施行)

无记名股票的转让,由股东将该股票交付给受让人后即发生转让的效力。

8.《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9.《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2015年2月4日起施行)

对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不得执行该执行标的;

(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

1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2015年2月4日起施行)

对申请执行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准许执行该执行标的;

(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1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2015年5月5日起施行)

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

(一)已登记的不动产,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未登记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按照土地使用权登记簿、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施工许可等相关证据判断;

(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

(三)银行存款和存管在金融机构的有价证券,按照金融机构和登记结算机构登记的账户名称判断;有价证券由具备合法经营资质的托管机构名义持有的,按照该机构登记的实际投资人账户名称判断;

(四)股权按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登记和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信息判断;

(五)其他财产和权利,有登记的,按照登记机构的登记判断;无登记的,按照协议等证明财产权属或者权利人的证据判断。

案外人依据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该法律文书认定的执行标的权利人与依照前款规定得出的判断不一致的,依照本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处理。

1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2015年5月5日起施行)

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前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该法律文书系就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权属纠纷以及租赁、借用、保管等不以转移财产权属为目的的协议纠纷,判决、裁决执行标的归属于案外人或者向其返还执行标的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应予支持;

(二)该法律文书系就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之间除前项所列协议之外的债权纠纷,判决、裁决执行标的归属于案外人或者向其交付、返还执行标的的,不予支持。

(三)该法律文书系案外人受让执行标的的拍卖、变卖成交裁定或者以物抵债裁定且其权利能够排除执行的,应予支持。

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非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该法律文书对执行标的权属作出不同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案外人依法申请再审或者通过其他程序解决。

申请执行人或者案外人不服人民法院依照本条第一、二款规定作出的裁定,可以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