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专业代理土地|拆迁|规划|房产|环境|行政处罚|行政复议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拱墅区律师信息详细
原工银瑞信副总监胡拓夫“老鼠仓案”维持一审原判,主犯被判7年罚9000万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3-30 11:03:10 点击数:

一、北京市高级法院审理的“老鼠仓”的案例


(一)基本案情


2012年到2015年,胡拓夫操作父亲和岳父的账户对100多只股票先后进行了上百次交易。3年多的时间,用1700万元本金,胡某的“老鼠仓”前后获利4200多万元。


2016年12月23日,被告人胡拓夫主动向侦查机关投案。在一审审理期间,胡拓夫家属代为退缴800万元。


2016年12月23日,胡拓夫因涉嫌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羁押。


2017年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对胡拓夫执行了逮捕。


2017年12月29日,法院作出(2017)京02刑初134号刑事判决,后胡拓夫不服,提起上诉。


2018年3月2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法院依法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涉案物品的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决定不开庭审理,驳回胡拓夫的上诉,维持原判。判处胡拓夫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千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违法所得


(二)北京高院裁判观点


1、关于胡拓夫及其辩护人针对犯罪金额提出:一审认定的趋同交易买入金额和非法获利金额依据不足


法院认为:“同日后二”是证监会确定认定趋同交易的标准,并为司法实践所采用,胡拓夫及其辩护人对该认定标准的合理性提出质疑,未提供充足的理由或证据,故一审按照“同日后二”的标准认定胡拓夫趋同交易成交金额及非法获利金额并无不当。


(附:趋同交易的标准


又称“T-5、T+2”统计方式。也即,行为人在机构交易日的前五日至后两日期间进行的交易将被认定为趋同交易。


原因在于在这一时间范围内,行为人掌握的信息一般不为普通投资者所知悉,符合信息未公开性的要求。在行为人无相反证据证实其交易行为与掌握的未公开信息无关的情况下,可以推定上述时间范围内的交易与相关机构的交易具有关联性。)


胡拓夫供称向胡某透露过其在公司下单交易股票的信息。胡某也明确证明其交易股票种类、时间等具体信息都来源于胡拓夫。鉴于胡某与胡拓夫之间的父子关系,其提供不利于胡拓夫的证言具有较强的真实性,且与胡拓夫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


胡拓夫离职后进行的股票交易,并非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相关亏损不应从其非法获利中扣除。故上述辩解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胡拓夫及其辩护人针对量刑情节所提辩解及辩护意见:其并非基金投资经理,获取的未公开信息有限,危害性较小,且具有自首、退赃等情节,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在案胡拓夫的供述、《员工保密协议》证明,胡拓夫作为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对其在工银瑞信公司任职期间,不得利用在工作中获得的未公开信息,从事以及明示或暗示他人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股票交易活动是明知的。


刑法将该类行为规定为犯罪,已向全社会予以公示。危害性不存在实质差异。在具体案件中对行为人犯罪行为胡拓夫辩称缺乏违法性认识,既不影响法庭对其犯罪事实及行为性质的认定,也不能作为对其从宽处罚的理由。


另外,基金经理、交易员虽岗位、职责不同,但同为未公开信息的知情主体,二者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侵犯了同一客体,均破坏了证券市场公平交易秩序,社会社会危害性大小的评判,应结合趋同交易成交金额、非法获利数额等情节综合予以认定。


在量刑时,也需要参考全国范围内同一时期的同类型案件,使判处的刑罚基本均衡。故相关辩解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二、相关案例


“老鼠仓”事件并非偶然个案,2017年,证监会联合公安部专题节目《大数据捕“鼠”记》曝光了大量类似案件。我们继续来看以下真实的案例:


曾被称为国内最大“老鼠仓”案


国内最大“老鼠仓”案、深圳“老鼠仓”第一案2014年2月21日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原博时精选基金经理马乐因利用自己担任基金经理所掌握的未公开信息,非法进行股票买卖,被控犯有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昨日的庭审进行了2个小时,马乐全盘认罪。 


2014年2月21日开庭的“老鼠仓”案主角马乐年仅32岁,曾因临危受命将博时精选基金扭亏为盈成为基金业的风云人物,但在2013年7月,马乐因涉嫌操作“老鼠仓”案发。


经查,马乐在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5月30日担任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博时精选股票证券投资基金经理的2年多时间里,非法操作“金某”、“严某进”、“严某雯”3个股票账户,先于基金股票低价买入,又先于基金股票卖出,买入与基金相同股票如中天城投等76只,买入与卖出金额双边成交金额共10.5亿余元,非法获利1883万余元,利用基民资金为个人股票“抬轿”,即典型的“老鼠仓”,被检察机关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提起公诉。


三、知识延伸


(一)什么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刑法》只对利用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的犯罪行为作了规定,但并无“老鼠仓”方面的立法。直到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才新增了有关“老鼠仓”的刑事立法。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二)立案标准


关于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立案(追诉)标准在新出台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中有了新规定。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行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应予立案追诉:


(一)证券交易成交额累计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二)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累计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三)获利或者避免损失数额累计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四)多次利用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活动的;


(五)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三)“老鼠仓”是否具有“情节特别严重”的量刑档次


《刑法》第180条第四款规定“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即法定刑按照第一款内幕交易罪的法定刑。


然而,内幕交易罪的法定刑设定了两个档次的法定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究竟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法定刑仅有一个“情节严重”量刑档次,还是包含“情节严重”以及“情节特别严重”两个量刑档次,在很长时间内存在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在“马乐案”(2015刑抗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的判决中对此规定:“《刑法》第180条第四款援引法定刑的情形,应当是对第一款全部法定刑的引用,即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应有“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两种情形和两个量刑档次”。


在之后的“老鼠仓”案件中,司法机关均遵照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精神进行处理。


四、编者总结


近年来,被披露的“老鼠仓”事件层出不穷,随着大数据技术的成熟和国家监管力度的加强,此类案件的幕后勾当将逐渐浮出水面。


证券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谋取巨额利益,一方面显示出金钱诱惑下提升工作人员职业操守和道德素养的必要性,更重要的是显示出相关监管机制及惩罚机制建立的迫切需要。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