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浙江律师事务所排名|法律咨询13003688180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杭州律师信息详细
德国弗莱堡法院强奸杀人案观审记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4-4 11:08:15 点击数:

【原发公号法门老犬主人汪勇按语】这是我的前同事兼好友丛日禹博士在德国弗莱堡马普刑法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期间旁听的一件轰动的刑事案件。他较为详细地介绍了一个德国版 “农夫和蛇”的刑事案件,文章记录了庭审宣判情况、被害人家属和社会的态度,也介绍了德国的刑事诉讼程序、终身监禁制度、刑罚执行等各种信息。因微信文编辑格式的原因,原文采用的脚注均移至文中用括号表示,阅读时可以跳过。对案件感兴趣的可直接阅读第二部分“案情简介”。

作者:丛日禹,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学士(2000年)、法学硕士(2009年)和法学博士学位(2014年),现任职于中国计量大学法学院,出版专著《醉酒驾驶犯罪研究》。2018年2月初到德国弗莱堡著名的马普刑法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

前言
2018年2月28日我刚到位于德国弗莱堡的马普刑法研究所的时候,与周遵友师兄在他的办公室聊天,周师兄提到了一个在弗莱堡非常轰动的案子——Hussein  K.(侯赛因)强奸并杀害Maria L.(玛瑞亚)一案,并说案件正在审理,可能近期会有结果。我回到住处后在网上搜了一下相关信息,发现该案的发生地就在我住处附近的Dreisam河边,审理案件的法院离我住处步行也仅有5分钟的路程。3月10日的报纸上预告该案将于3月22日在法院一审宣判,于是我在这期间特别留意看有关该案的报道,还让旅居弗莱堡的郭力老师帮忙收集本案的报纸以及询问旁听宣判的事宜。关于该案的受关注程度,只要看一下《巴登日报(Badische Zeitung)》网站上的信息量就可以一目了然。从案件发生的2016年10月16日,到我检索的2018年3月31日为止,在巴登日报的官方网站上(注:http://www.badische-zeitung.de;2018年3月31日最后检索)以被告人侯赛因为主题词搜索,共有2210条记录,以被害人玛瑞亚为主题词搜索,更是高达5820条记录(这些记录仅仅是巴登日报在网站上发布的信息,不包括其他媒体对此案的报道)。

一、观审宣判

根据郭老师之前的建议,我在3月22日上午8点赶到Landgericht Freiburg(该法院直译为“弗莱堡州法院”,但是德国的法院不是按照行政区域设置的,弗莱堡也不是州,特此说明)排队旁听本案的一审宣判,果然离法院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很多媒体记者已经围在了法院门口。据说参与旁听的民众从7就点半就排起了长龙。等我排队半个小时过了安检进入法庭的时候,本案宣判的四号法庭(SaalIV)一楼的旁听位置已经全部坐满,只有二楼还有几个零星的位置。等我坐定不久,参与本案公诉的检察官Oberstaatsanwalt Eckart Berger先生、被害人父母委托的律师Rechtsanwalt Bernhard Kramer先生和被告的指定辩护律师Pflichtverteidiger Rechtsanwalt SebastianGlathe先生先后到庭,其中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当庭换上了自带的工作制服。大概9点20分左右被告人侯赛因从旁听席右侧被带进法庭,照相机的声音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不断响起。


审判长(图片来源于《巴登日报》)

9点30分宣判准时开始。弗莱堡州法院青年法庭(Jugendkammer)的法官一行5人从后门进入法庭,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所有在庭人员全体起立。审判长是一位年轻的女法官(Vorsitzende Richterin Kathrin Schenk),另有2名职业法官(一男一女)和2名参审员(一男一女)。Kathrin Schenk审判长先对出庭的人表示感谢。然后直接宣布判决。整个过程一共持续83分钟,Kathrin Schenk审判长语速流畅,一气呵成。判决对于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所有疑点问题都逐一做了回应。最后侯赛因因谋杀罪和特别严重的强奸罪而被判处终身监禁,并处以安全监禁(lebenslange Haft mit dem Vorbehalt einer Sicherungverwahrung)。法官宣布闭庭之际,在一楼旁听的民众有很多人鼓掌。整个宣判期间,大家都静耳聆听,除了偶尔的几声咳嗽,在审判庭只有Kathrin Schenk审判长和同声翻译的声音在回荡,宣判就这样平静地结束了。整个宣判过程,侯赛因一如既往地低着头,宣判以后,他通过翻译跟律师说了一句话,随后被带离法庭(据媒体报道,他跟律师说的话是他要上诉)。随后,整个法庭内外就是媒体的主场了。

     

      辩护律师(图片来源于《巴登日报》)  
       
因为本人德语听力能力有限,再加上法官的语速很快以及使用大量的专业术语,想在现场听清楚宣判的内容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我提前把一些可能在法庭上使用的专业术语都查了一下,但是在法庭上自己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是“鸭子听雷”。凭心而论,整个宣判我能够直接听懂的内容只有10-20%之间,通过猜测而听懂的内容大概10%,而且能够听懂的大部分内容是案件事实的描述部分。毫无疑问,在这个法庭上所有旁听人员当中,我是一个“来打酱油的”。因此,关于本案宣判的内容主要还是事后从报纸、电视和网络上获悉的。(注:德国法院的判决书只有联邦最高法院(BGH)的判决会在网上公布,其他法院的判决书基本上无法获得电子版本,所以本案的判决书一直没有机会看到。宣判后我在阅读当地报纸的时候,发现德国媒体也仅仅是关心审判结果和其中的几个片段,对于判决书到底说了什么,几乎没有太多关注)。

               检察官(照片来源《巴登日报》)

在庭审之前,我特别注意到德国刑事诉讼法上对行为人会如何称呼的问题。众所周知,德国法律术语向来以严谨著称(日本著名的刑法学家西原春夫先生甚至断言:德语是世界上最适合法律思考的语言)。从诉讼上不同的阶段上对行为人的不同称呼即可见一斑。德国刑事诉讼当中经常使用的关于行为人的术语有5个:1.Verdächtiger(嫌疑人,仅仅是有作案嫌疑,侦查机关还没有对其采取侦查措施,相当于中国的“怀疑对象”,与中国刑事诉讼法当中的嫌疑人不是一个概念,中国刑事诉讼法当中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Verdächtiger概念);2.Beschuldigter(注:被指控人,指的是侦查机关已经对其采取侦查措施的Verdächtiger,因此Beschuldigter这个词语才是中国刑事诉讼法当中的“犯罪嫌疑人”);3.Angeschuldigeter(注:被起诉人,已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人,在中国刑事诉讼法当中被称为“被告人”);4.Angeklagter(注:被告人,法院在受理了起诉书,并裁定启动对Beschuldigter的审判程序以后,该Beschuldigter便被称为Angeklagter);5.Verurteilter(注:受有罪判决人,法院对Angeklagter作出有罪判决以后,该Angeklagter就被称为Verurtailter)。当然,这些具有严格界限的法律专业术语,主要用于书面语,或者叙述性的口语当中。据我事后读报纸,一些德国媒体也严格区分这几个概念。但是在法庭上,法官、检察官或者律师与被告对话的时候基本上不使用这些专业术语,而是直接使用“Sie”或者“Herr”、“Frau”(您、先生、女士等这些在中国人看来是一种尊称。其实在德国并不一定表示尊重,有些时候使用“尊称”其实是表示与行为人的一种距离感,说得通俗一点儿就是:我跟你不是一路人!)。宣判过程中,Kathrin Schenk审判长数次直接转向侯赛因说话,甚至有些话就是直接说给他听的。比如,介绍案件事实的时候,审判长对侯赛因说“您明明知道玛瑞亚还活着,却仍然把她丢进玛瑞亚河的水里,让她因此而溺死”,(言外之意: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在判决结果宣布以后,审判长再次转向侯赛因说:“您能否在15年后重获自由,完全取决于您能否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至于普通民众当中有多少人知道这些法律专业术语的严格界限,我不敢妄下结论。庭审结束后,有民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称侯赛因为“Mörder”(谋杀犯),而严格意义上说判决既然还未生效,这个时候对侯赛因应该称呼为Verurteilter。可见,不但中国普通民众不经常使用法律专业术语,德国民众也一样。更有趣的是,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德国大妈对于宣判的结果居然也没听懂。我本来听见了终身监禁这个词,但是自己不确定,于是想问问她侯赛因到底被判了什么刑罚的时候,她居然说是15年监禁。可能她把审判长最后跟侯赛因所说的那几句话,当成是宣判了。

因为侯赛因是难民身份,案发以后给德国的难民政策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在宣判过程中,有弗莱堡的青年团体十余人在法庭外面的街道对面打了一个白色横幅,抗议德国政府当前的难民政策。据后来的电视画面显示,基本上没有人关注这些抗议者,他们也在宣判结束之前就早早地收场。所以,等宣判结束后,我从法院出来并没有看见这几个抗议者。

整个宣判过程被害人父母(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并未到庭听判(注:媒体报道,此前本案的24次开庭审理,被害人父母一直没有在法庭出现)。宣判后被害人父母通过律师发表了一个简短声明,他们首先对参与本案的侦查人员、检察官和法官们表示感谢,其次对被害人的同学、朋友、亲属、弗莱堡大学以及从案发后一直帮助他们做心理辅导和治疗的医生表示感谢。他们对侯赛因没有仇恨也不想复仇,他们相信法治国会有能力让侯赛因不再危害社会,希望他们女儿的悲剧不再重演。

二、案情简介:德国版的“农夫和蛇”故事

2016年10月15日凌晨2点半左右,就读于弗莱堡大学医学专业的19岁女大学生玛瑞亚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在弗赖堡的Dreisam河边被奸杀。同年12月初,来自阿富汗的难民侯赛因被捕。

经查,2015年底,侯赛因到德国申请难民,2016年2月被安排到弗莱堡一户医生家庭居住,这个寄养家庭的生活条件优越,住在弗莱堡自有的漂亮别墅里。作为侯赛因的监护父母(Pflegeeltern)他们夫妻二人对侯赛因非常友好,不但平时衣食住行全部免费供应,平时还给侯赛因很多的零花钱。用检察官Eckart Berger先生在最后陈词时的话说就是:“您过着有生以来最优裕的生活,却做出了最龌龊的事情。”侯赛因在弗莱堡获得了上学和做实习生的机会。但是侯赛因很快就厌学旷课,并有酗酒和吸毒的恶习,经常数日不知所踪,寄养家庭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以一个中国人的眼光来看,侯赛因后来犯案简直就是一个德国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2016年12月侯赛因被捕后先说自己袭击被害人时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是女性,只是看中了对方的自行车。直到2017年9月11日侯赛因在第二次开庭的时候才首次承认强奸并杀害了被害人玛瑞亚,但是之后却一直拒绝供述任何细节问题。因此,犯罪事实只能根据法庭的描述:侯赛因在Dreisam河边把骑自行车回家的被害人玛瑞亚从自行车上拉下来,紧勒她的脖子,使她昏迷,之后对她施以变态的撕咬及强奸。事后,侯赛因将昏迷不醒的玛瑞亚拖到河边,让她头朝下,口鼻没在水中。审理案件时一名法医在庭上说明,玛瑞亚被淹死的过程至少持续了一个小时。经过专家鉴定,侯赛因冷酷无情,对女性存有一种蔑视和仇恨心理。

在本案之前,侯赛因还有一次前科。2013年5月,侯赛因在希腊一个名为Korfu的岛上袭击了一名20岁的女大学生,该名女生与他搏斗时恰好有汽车经过,侯赛因于是就把这名女大学生推下了10米高的高坡,导致被害人身受重伤。为此,希腊一个青年法庭在2014年2月以谋杀未遂和抢劫罪判处他10年有期徒刑。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是,侯赛因遇到希腊2015年的大赦,并于2015年10月底出狱。不到两个月,侯赛因自称15岁,在德国成功申请了难民。

三、审理过程

本案备受关注的原因除了犯罪情节恶劣之外,还有侦查和审理过程中的众多疑点问题。从2017年9月5日弗赖堡州法院青年法庭开始对此案进行审理,到2018年3月22日做出对侯赛因的一审判决,期间开庭24次。在此,我依照德国普通刑事案件的基本程序的顺序就本案的审理程序以及争议问题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一)审理程序
A.侦查程序

(注:Ermittlungsverfahren。从德文字面意义上看,这个词的含义是“调查程序或者查明程序”的意思。也称为审前程序(Vorverfahren)。侦查程序由检察机关主导,由警察机关提供帮助和支持。本案发生以后近2个月才将侯赛因抓捕归案,其中涉及到最大的问题就是确定嫌疑人和取证、比对等侦查方面的问题。德国的刑事侦查权涉及到太多的限制,动辄便会被以侵犯人的尊严的名义受到批评和制约。加上德国很少有中国式的“天眼”(摄像头),这给本案的侦破增加了不少难度。甚至在DNA采样等方面因为可能涉及到对特殊群体(穆斯林)的歧视而备受阻挠。很多在中国警察看来是天经地义的问题,但是到了德国人这里就会成为违法的。这可能是法治国必须付出的代价。

B.中间程序

(注:Zwischenverfahren,从德文字面意义上看,这个词的含义是“过渡程序”的意思)如果检察机关决定向法院提起公诉,就向法院提交起诉书,同时附上请求法院启动审判程序的申请。法院受理检察机关的公诉和申请后,就进入中间程序,即由法院最终裁定是否启动审判程序以及将被指控人正式提交审判。法院一旦作出启动审判程序的裁定,该该案件即成为“审判系属”(Zuständigkeit),诉讼程序也正式进入审判程序。本案从侯赛因归案以后,经历了9个多月以后才进入审判程序。

C.审判程序

(注:Hauptverfahren,从德文字面意义上看,这个词的含义是“主要程序”的意思,可见审判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处于核心地位。)德国刑事法院分为四级,分别是:基层法院(Amtsgericht)、州法院(Landgericht)、州高等法院(Oberlandesgericht)和联邦最高法院(Bundesgerichtshof)。

基层法院有两种方式审理案件:独任制和参审法庭。独任制由一名职业法官担任,审理自诉轻罪和2年以下自由刑的轻罪案件;参审法庭由1名职业法官和2名非职业法官(即参审员)组成,负责审理的案件是可能判处4年以下自由刑的案件。

州法院一审管辖的案件,涵盖了所有不属于基层法院和州高等法院管辖的案件。这些案件基上都属于剥夺他人生命或者使他人生命遭受严重威胁等情节非常严重的行为。具体范围由《法院组织法》第74条进行了列举。对于这些严重的犯罪行为,由3名职业法官和2名参审员组成刑事大审判庭(Schwurgericht,从德文字面意思上看,这个词的意思是“陪审法庭”或者“陪审团法庭”,但是由于德国早已取消陪审团制度,所以这个词实际上是“刑事大审判庭”。)。此外,州法院还负责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一审案件。最后,州法院还会设有一些特别的经济刑事审判庭。本案即由弗莱堡州法院管辖(注:弗莱堡州法院DasLandgericht Freiburg 与另外8个州法院一起隶属于卡尔斯鲁厄高等法院Oberlandesgericht Karlsruhe管辖区。而弗莱堡州法院下面有10个基层法院:Breisach, Emmendingen, Ettenheim, Freiburg, Kenzingen, Lörrach,Müllheim, Staufen, Titisee-Neustadt und Waldkirch.整个辖区78万人口。)。其实州法院的审判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中级人民法院。

州高等法院一审主要负责辖区内的危害和平、叛国、危害国家外部安全、针对宪法机构实施的犯罪、设立恐怖组织犯罪以及《国际刑法典》规定的一些犯罪。州高等法院的刑事审判庭一般由包括审判长在内的3名职业法官组成。对于一些疑难案件则由包括审判长在内的5名职业法官组成。

联邦最高法院不审理一审案件。

说到法院审判当然不得不提一下德国的法官独立原则。根据德国《基本法》和《法院组织法》之规定,德国法院和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处于独立地位,不需要接受和服从来自任何方面的指示和约束。法官认定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仅仅根据自身的理解和判断,而并非根据个人的偏见或者来自外界的指示。

另需提及的是德国的检察机关(Staatsanwaltschaft)。检察机关归司法部管理,与法院处于平行地位,在组织上与法院是平等的。检察机关一直被被认为是法律的守护者(Wächter des Gesetzes)和公共利益的代表者(Vertreter des öffentlichen Interesses)。本案当中参与公诉的检察官Oberstaatsanwalt Eckart Berger先生表现得非常出色,受到各界好评。Eckart Berger先生几乎所有的诉讼请求都得到了法庭的支持。可以说,本案最后的审理结果,Eckart Berger先生功不可没。

D.执行程序(Vollstreckungsverfahren)

负责刑罚执行的机关是检察机关。具体的刑罚执行活动不属于执行程序,监狱仅仅是具体负责执行刑罚的机构。待判决生效,侯赛因将依法被关押在监狱执行刑罚。

(二)本案疑点问题

侯赛因的供述当中有三处存在重大疑问:第一,年龄问题,即案发时他是否已经成年;第二,他自称在塔利班接受过训练并在那里遭受过性虐待,他的父亲在阿富汗战争中丧生;第三,他自称在案发当天晚上是因为毒品和酒精的作用,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本案于2017年9月5日第一次开庭审理时,侯赛因在庭审时说他在案发时16岁属于未成年人,年龄问题随之引起重大争议。后来调查人员在侯赛因的住处发现了他的一颗牙齿,于是请专家进行鉴定。2017年11月7日两个鉴定人分别得出鉴定结论:女鉴定人Ursula Wittwer-Backofen认为侯赛因案发时介于22-26岁之间。男鉴定人Andreas Schmeling认为侯赛因案发时可能22-23岁之间,至少19岁。

2017年12月8日审判长KatherinSchenk通过侯赛因的手机通讯录联系上了一个位于伊朗的自称为Gholam K.的男子,即侯赛因所说的已经死去的父亲。他父亲提供了侯赛因的出生证明,但是上面是伊朗日历,因此没有被采用。有媒体报道说根据Gholam K.提供的出生证明,侯赛因应该出生在公元1984年1月,今年已经34岁。虽然这份出生证明没有被采用,但至少证明了侯赛因所说的他父亲已经死亡和在塔利班受训以及受虐待等事情纯属谎言。至于侯赛因所说自己在案发当晚刑事责任能力受限的问题,通过他手机里存储的案发当晚拍摄的视频可以清楚显示出他根本没有任何认识和控制能力减弱的迹象。而且据检察官的指控,侯赛因当天晚上在案发地附近先后3次对其他3位女性试图实施拦截都没有成功,玛瑞亚是第4个,并最终成了受害者。这一切都说明侯赛因在案发时责任能力没有任何异常,而且犯罪目的非常明确。法院的判决对于上述三个疑点问题逐一进行了分析和说明。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侯赛因是一个谎言的编造者。从媒体的报道来看,侯赛因一直用各种谎言妨碍侦查,根本没有悔改之心,民众对他也越来越厌恶。直到最后一次即第24次庭审,他才通过翻译人员对被害人家属说声对不起,如果有再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不会那样做了。

案件已经一审结束,关于侯赛因的年龄和犯罪情节仍然无法查清。正如审判长Kathrin Schenk在审判结束的时候所说:“您留给我们一个谜!”(Sie sind uns ein Rätsel geblieben.)

四、关于惩罚

侯赛因被判处终身监禁,并附加保安监禁。大家最关心的肯定是侯赛因是否还能重获自由。

(一)终身监禁在德国是终身的吗?

(注:钱跃君博士在《欧华导报(Chinese European Post)》2017年8月总第288期第一版《李洋洁被奸杀案判决:男主犯判无期徒刑,不得保释》一文当中有两个地方似乎对德国法律有所误解。误解之一:1970年代,德国议会通过法律,认为“终身监禁”违背人性尊严,一个人最长监禁25年。误解之二:现年22岁的Sebastian Fischer犯强奸罪和谋杀罪,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经本人查证:在德国历史上,废除死刑后曾经对谋杀罪保留过一段时间的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但在1981年德国废除了这一制度。在我查阅的所有法律资料当中也没有发现1970年代德国议会通过的最长监禁不超过25年的法律。德国学术界关于刑法的各类注释书(Kommentar)当中也没有提及这个法律。)

联邦德国(BRD)在1949年《基本法》(Grundgestezbuch,简称GG)第102条明文废止了死刑(Die Todesstrafe ist abgeschafft)。民主德国(DDR)在1987年7月17日废除死刑。因此,在两德统一后,德国的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根据德国《刑法典》第38条和57a条(§38 u.§57a StGB)之规定,被判处终身监禁的犯人,在服刑15年后,如果经过人身危险性的评估,满足相关条件的,可以假释。根据德国司法部在网站上公布的2017年统计数据,德国约占1.3%的犯人服刑期超过20年甚至终身服刑。被判处终身监禁者平均服刑时间大概18年。当然也有特例,官方公布的数据当中甚至有被判处终身监禁的罪犯服刑49.8年的记录。如果说真正意义上的“终身”服刑应该指的是死在监狱的罪犯,现在被判处终身监禁的罪犯每年在监狱里死亡(包括自杀)的人数10人左右(AxelDessecker,Die VollstreckunglebenslangerFreiheitsstrafen :Dauer und Gründe der Beendigungim Jahr 2015.)。有人想早点儿出来,也有人不想出来。一个叫乔治的现年59岁的囚犯曾经在1972年因谋杀罪而被判处终身监禁,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被允许提前出狱,但屡遭本人拒绝,原因是监狱的生活太舒适了,乔治数次要求继续服刑。看来,监狱的生活的确让这位老兄有点儿乐不思蜀了。当然,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德国监狱的条件可能比较好。

一个非常简短的结论是:德国的终身监禁绝大部分不是终身的,但是对于某些人而言可以是终身的。

(二)德国的保安监禁制度

本案的侯赛因除了被判处终身监禁的主刑之外,还有另外附加的保安监禁(Sicherungsverwahrung)。侯赛因的辩护律师在最后陈词以及宣判后对终身监禁没有提出意见,倒是对附加保安监禁始终持有异议。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侯赛因应该会针对保安监禁提出上诉。

保安监禁这一制度的渊源首先涉及到刑罚的根据问题。“何为刑罚的基础?”一个简洁易懂的解释是刑罚充当了报应和预防(Vorbeugung)的角色。刑罚的报应功能是因为行为人侵害了“法益”,即一种受法律保护的价值;而通过预防功能,可以避免行为人或其他的任何一个人在将来实行类似的行为。当然,刑法典当中规定刑罚的刑种和刑度是一种静态的规范,这种静态的规范必须通过刑事司法才能实现上述“报应和预防”这两项动态的功能。

法益保护和积极的一般预防刑罚政策作为德国刑事法律制度的两大支柱,其中具有典型性的预防性措施之一便是在刑罚之外,还有矫治和保安处分制度(Maßregeln der Besserung und Sicherung),其中最重要的保安处分就是保安监禁(Unterbringung in der Sicherungsverwahrung ,§66 StGB)。刑罚的功能在于评价行为人“过去”的犯罪行为和犯罪意图(惩罚已然),保安处分的功能则主要在于预防行为人在“将来”可能对社会造成的危险(防患未然)。保安监禁既可以在判决时与刑罚一并判处,也可以在行为人的自由刑期满后,由刑事执行法院依据其人身危险性以及对社会公众安全的威胁程度事后判处。尽管保安监禁曾得到德国宪法法院的合宪性确认,但是保安监禁制度因其不定期性、溯及既往与违反比例原则而在欧洲人权法院屡屡受挫。从2010年M.诉德国案(M.v. Germany)起,至2017年止,至少有5起德国公民关于保安监禁制度在欧洲人权法院诉德国的案件,德国政府无一例外地都败诉了。德国的保安监禁制度不断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欧洲人权法院所在地)受到上诉人的挑战,欧洲人权法院的系列判决也影响了保安监禁在德国法律地位与发展。2010年德国败诉后,德国政府陆续在各州监狱内建立了安全监禁中心,为有性瘾癖或毒瘾、酒精依赖和精神问题的行为人提供专业团队进行积极的治疗处遇,力求将安全监禁的执行方式与自由刑执行拉开距离,德国安全监禁制度已基本成型并趋于稳定。因此,所谓的保安监禁,是在设施之内进行的,属于“变相剥夺自由”的一种处分,接受保安监禁的人仍然不算获得自由。更直接地说,保安监禁完全可以是终身的。

附录:2012-2016年德国判处终身监禁刑及保安监禁情况一览表(单位:人)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终身监禁人数  2031   1994      1953      1883      1863
保安监禁人数  466     492       508       529       540

五、余音绕梁

在本案当中,虽然判决尚未生效,但是包括媒体和法律人在内(甚至本案的辩护律师)基本上认为:即使上诉,以后改判的可能性也不大。也许,现在只有侯赛因本人还在指望轻判的奇迹出现。

在刑事案件中几乎不会有赢家。无辜的被害人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弗莱堡甚至整个德国都深受难民问题的困扰;为了本案的调查和审判浪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但是承受最大折磨和痛苦的人还是被害人的父母。被害人玛瑞亚的父母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夫妇都是法学家,Friederike Ladenburger在位于比利时的欧盟总部工作。Friederike Ladenburger一家与弗莱堡大学有很深的渊源,不但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夫妇毕业于弗莱堡大学,而且Friederike  Ladenburger的父母也毕业于弗莱堡大学并长期在弗莱堡大学工作。从案发到宣判,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始终表现得十分克制和坚强,虽然承受着丧失爱女之痛,但是一直相信司法审判会实现公平正义。他们没有给法院施加任何压力,没有在媒体上大肆指责侯赛因,也没有指责德国的难民政策。更让很多中国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宣判前两天即3月20日,弗莱堡大学和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夫妇发布一个联合声明:设立了一个以被害人名字命名的基金会Maria-Ladenberger-Stiftung。该基金会用于资助弗莱堡大学的学生,尤其是医学系的学生,主要资助对象是残疾学生、突患疾病的学生、重大生活困苦的学生。并特别提到,只要外国籍的学生符合条件仍然会获得资助。目前该基金会已经筹资10万欧元。

轰动一时的案件最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正如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夫妇在3月22日宣判后的声明中所说:从今天起,希望所有的亲朋好友和弗莱堡的市民们能够忘记这悲伤的一幕,开始新的生活。

后记
德国是一个允许人们提出不同意见的国度,在学术界尤其如此。大家在阅读德文文献时经常遇到的那两个代表观点的德文简写h. M(herrschendeMeinung,主流派观点的简写)和 m.M(minorite Meinung,少数派观点的简写)就是最好的证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制度建设,如果没有争论就没有进步。

很多中国人可能会觉得,像侯赛因这么恶劣的家伙如果有死刑就好了。没错,很多德国人也是这么想的。我在弗莱堡住同一个楼层的邻居大叔听说我是中国人,就非常“羡慕”中国保留了死刑。我想这位大叔绝对不是个例。虽然联邦德国已经废除死刑快70年了,但是仍会有人偶尔跳出来呼吁一下应该恢复死刑。而且这种恢复死刑的想法还可以从学术上获得理论支持,比如著名的刑法学家Güther Jakobs教授提出的“敌人刑法”理论就很容易被人利用;当然,这边有人想恢复死刑,那边却有人认为现在的终身监禁仍然太重了,应该予以废除。在学术界,比如著名的刑法学者Arthur Kaufmann就曾经指出:“任何被拘禁者,都不可能在其人格不遭受重大障碍的情况下忍耐15年以上的拘禁,这在今天已是不争的事实。其后他所剩下的并不是真正的生存,只不过是苟延残喘的人的空壳。因此,可以说,正确的结论只有一个,在废止死刑的同时,也必须废止终身监禁……将终身监禁作为死刑的替代物,是想通过第二个错误来修正第一个错误,这违反了所有的逻辑。”当我们大多数中国人还认为死刑是天经地义的时候,德国的刑罚改革未来也许会集中在终身监禁制度的存废和改革上。

大概20年前,我读到德国著名刑法学家汉斯-海因里希·耶塞克所说的那段话的时候,感觉非常难以理解。他说:“刑法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文化状态最忠实的反应并表现着我们国家占主导地位的精神状态。只有一个建立在责任原则基础上的刑法,才有可能保护人民大众生活在自由中。人们普遍认识到,并不是一切对于控制犯罪有效的方法都是正义的。对犯罪人的关怀不再是一种恩惠,而是法制国家的一项义务性的社会任务。”通过在德国的观察,我越来越相信这段话的描述是非常符合德国的国情的。

在中国的传统节日除夕当天,发生了一起震惊国人的案件,张扣扣以复仇的名义在大年三十中午杀害了同村的父子3人。一个星期以后,我来到了弗莱堡,看到了侯赛因案件的审判和被害人父母Friederike und Clemens Ladenburger夫妇的表现。这种巨大的反差,对我心理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改变现状的能力属于我所不具有的一种伟大的力量,我能够做的只是在这里描述一个事实。仅此而已。
2018年4月1日于德国弗莱堡

延伸阅读:

对于中国人而言,可能更关心的是发生在同一年的李洋洁案。两个案件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都发生在2016年,属于当年轰动整个德国的案件。我查阅了对李洋洁案进行集中报道的《中德意志报(Mitteldeutsche Zeitung)》的官方网站和钱跃君博士在《欧华导报(Chinese European Post)》2017年8月总第288期第一版《李洋洁被奸杀案判决:男主犯判无期徒刑,不得保释》一文。了解了李洋洁案件的主要信息:2016年5月11日晚上8点半左右,在德绍应用技术大学读书的来自中国的25岁女学生李洋洁外出跑步的路上被女共犯Xenia Iloff以搬纸箱为名诱骗至楼上,随后被Xenia Iloff的男友Sebastian Fischer劫持并实施强奸并最终被残忍地杀害。案件审理近15个月,2017年8月4日德绍州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现年22岁的Sebastian Fischer犯强奸罪和谋杀罪,判处终身监禁。同龄女共犯Xenia Iloff以性虐待罪被判处5年半监禁。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