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专业代理土地|拆迁|规划|房产|环境|行政处罚|行政复议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西湖区律师信息详细
“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被告资格的规则适用与裁判精要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10-8 13:33:41 点击数:

伴随着全国各地出现的开发区热,“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这种特殊的机构应运而生。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被告资格一直存在争议,直至2017年11月13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26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自2018年2月8日起施行),明确了“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被告资格。本文将从规则适用与裁判精要两个方面分析“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被告资格。

一、“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被告资格的规则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对由国务院、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开发区管理机构作出的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该开发区管理机构为被告;对由国务院、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开发区管理机构所属职能部门作出的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其职能部门为被告;对其他开发区管理机构所属职能部门作出的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开发区管理机构为被告;开发区管理机构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以设立该机构的地方人民政府为被告。”通过对该条文的理解,我们不难得出,根据批准机关的不同,对“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被告资格问题有以下三个适用规则:1.国务院和省级政府批准设立的,开发区管理机构和职能部门均具有被告资格。2.非国务院和省级政府设立的,无论是开发区管理机构作出的还是职能部门作出的,均由开发区管理机构作为被告。3.开发区管理机构没有行政主体资格的,以设立该机构的地方人民政府为被告。

二、“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被告资格的裁判精要

1.(2018)湘0304行赔初8号行政裁定书载明:“……本案中,湘潭高新区管委会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且系湘潭市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具有行政诉讼被告主体资格……”。

2.(2018)鄂行终274号行政裁定书载明:“……应以城管大队的组建单位太湖港管理区为被告……本案中,被诉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系由太湖港管理区城管大队作出,该城管大队系太湖港管理区(太湖农场)的内设机构,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太湖港管理区(太湖农场)虽系荆州区政府的派出机构,但其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且其自2013年12月起由农高区管委会托管。华中农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同意设立的开发区(鄂政函〔2012〕77号)。张周因对太湖港管理区城管大队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不服提起诉讼,认为该行为的后果应由荆州区政府和荆州市政府共同承担,或者由荆州区政府和荆州市政府二选一承担。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张周就被诉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起诉荆州区政府和荆州市政府,被告主体不适格,且不明确……”。

3.(2018)川0603行初69号行政裁定书载明:“……本案中被起诉人德阳市旌阳区黄河新区管委会系区政府派出机构,未经授权的,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不能作为本案的被起诉人……”。

4.(2018)鲁1203行初5号行政裁定书载明:“……本案中,被告钢城区棋山国家森林公园管委会不是由国务院或者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其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对钢城区棋山国家森林公园管委会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不服,应以设立钢城区棋山国家森林公园管委会的地方人民政府为被告……”。

5.(2017)鲁行终1667号行政判决书载明:“……本案中,开发区管委会是莱芜市政府设立的正处级事业单位,隶属莱芜市政府直接管理,享受市级经济管理权限,该权限来源于莱芜市政府的委托,并非是省级政府批准设立的经济开发区,开发区管委会的行政管理职权并非来自于法律、法规、规章的明确授权,其对外不能以自己的名义行使法定行政管理职权,不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其作出行政行为的后果应由莱芜市政府承担,因此原审法院判决莱芜市政府为本案适格被告,并由其承担强拆违法的责任并无不当……”。

【相似判决书:(2017)鲁行终1668号、(2017)鲁行终1669号、(2017)鲁行终1670号、(2017)鲁行终1671号】

6.(2017)闽0702行初64号行政裁定书载明:“……本院认为,在本起行政诉讼案件中,被告炉下镇政府实施的征迁行为,是受南平市延平新城建设指挥部的委托而实施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的规定,经审查,委托单位南平市延平新城建设指挥部不是行政、事业单位,其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南平市人民政府组建的南平市延平新城建设指挥部,因其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应以设立该机构的地方人民政府为被告……”。

通过案例1、2,我们可以分析出,对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若为国务院、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没有争议,相应的批准设立文件也很充分地予以证明。

通过案例3、4、5、6,我们可以分析出,对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若非国务院、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在司法实践适用中的争议焦点在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有没有行政主体资格,需要行政机关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予以证明被告主体资格。法院在司法裁判过程中,大多集中在有无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有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则有行政主体资格,否则没有行政主体资格。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