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专业代理土地|拆迁|规划|房产|环境|行政处罚|行政复议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下城区律师信息详细
商行店长以“阴阳合同”的方式骗取商行货款,构成什么罪?——浅析诈骗罪、职务侵占罪、侵占罪之区别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10-18 11:36:04 点击数:

一、案件事实:

2016年x月x日,某商行(个体工商户)发现客户的原始合同金额和商行收款金额有较大差额,遂进行核查。经核查发现,2013年至2016年x月,被控告人该商行某店店长沈某采取与客户签订销售合同后伪造金额较小合同在商行套取差价、隐瞒收取客户预付款不交回商行等方式,骗取商行资金共计人民币79万余元。沈某的行为被发现后请求原谅,承认将骗取的资金用于归还房贷和个人债务。

商行发现后立即停止沈某工作,并对沈某经手的业务进行核查。经核实,沈某采取“阴阳合同”方式骗取商行资金47万余元、采取收取客户资金不入账的方式骗取商行资金31万余元。

沈某的作案手段具体有:一、沈某以商行名义与客户宋某、熊某签订木地板销售合同,宋某刷卡向商行转账20万余元、熊某交现金5000元(作为定金)给沈某且同时向商行转账53000元。之后,沈某采取减少单价、定金的方式伪造金额小于客户缴款的假合同,致使商行误认为只应收取货款分别为153815元、49709元,之后沈某从商行以客户名义办理退款50000余元和5000余元,据为己有。二、沈某代表商行与客户胡某签订木地板销售合同,胡某刷卡向商行转账12万元,沈某隐瞒真相称该款为其他人的货款(拆东墙补西墙),致使商行财务账上没有显示收到胡某货款,商行误认为没有此笔货款而未要求沈某交回此款。沈某据此非法占有其他人的货款12万元。


二、本案争议焦点:

第一种意见,沈某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或侵占罪;第二种意见,沈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我们的意见是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的行为。

“公司”是指按照《公司法》规定设立的非国有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是指除上述公司以外的非国有的经过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批准设立的有一定数量的注册资金及一定数量的从业人员的营利性的经济组织,如商店、宾馆等;“其他单位”是指除上述公司、企业以外的非国有的社会团体或经济组织,包括集体或者民办事业单位以及各类团体。侵犯的对象包括动产或不动产。“动产”不仅指已在公司、企业、其他单位占有、管理之下的钱财,也包括本单位有权占有而尚未占有的财物,如债权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职权及与职务有关的便利条件。职权是指本人职务、岗位范围内的权力。与职务有关的便利条件,是指利用了本人的 职权或地位所形成的便利条件,或通过其他人员利用职务或地位上的便利条件。非法占为已有,是指采用侵吞、窃取、骗取等各种手段将本单位财物化为私有,既包括变持有为所有的行为,也包括先不持有而采取侵吞、窃取、骗取方法转为已有的行为。

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他人的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的行为。他人的交给自己保管的财物即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是指通过他人委托或依照契约或有关规定而为他人收藏、管理的财物。要有通过正当、善意、合法的手段持有他人财物,如果不是通过正当、善意、合法的手段持有该财物即即持有财物具有非法性,则不可能构成侵占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实质上是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的行为,并作出行为人所希望的财产处分。在欺诈行为与对方处分财产之间,必须介入对方的错误认识,如果对方不是因为欺诈行为产生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就不成立诈骗罪。

职务侵占罪与诈骗罪的区别:1 、主体要件不同。职务侵占罪是特殊主体,必须是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人员;诈骗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2 、犯罪对象不同。职务侵占罪的对象是本公司企业的财物,这种财物实际上已被行为人所掌握;诈骗罪的对象是不为自己实际控制的他人财物。3、犯罪的行为不同。职务侵占罪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本单位的财物;诈骗罪是用虚构的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的财物。

职务侵占罪与侵占罪的主要区别:1、主体要件不同。职务侵占罪是特殊主体,必须是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人员,且非国家工作人员;侵占罪是一般主体。2、客观方面不同。职务侵占罪表现为利用职务之便将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即化公为私;侵占罪必先正当、善意、合法地持有了他人的财物,再利用各种手段占为已有且拒不退还。3、犯罪对象不同。职务侵占罪的对象是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财物;侵占罪的对象仅仅是他人的三种特定物,即自己保管的他人财物、遗忘物、埋藏物。

具体到本案而言,商行系个体工商户,不属于职务侵占罪规定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沈某作为商行的店长,也不属于职务侵占罪规定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沈某店长的职权中没有为客户办理退款,以客户名义从商行骗取所谓客户多交货款,也不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本单位财物。在主体要件和犯罪行为方面均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沈某作为店长骗领出的退款和未交给商行的货款,均没有正当、善意、合法持有的理由,商行和客户均不知道有此笔退款或货款,显然不是商行或客户委托其代为保管的财物,故也不符合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沈某以“阴阳合同”为手段,致使商行误认为客户多交发货款,从而以代客户办理退款名义从商行骗出所谓的多交货款部分,达到非法占有目的。沈某以乙客户所交货款谎称是甲客户的货款,从而将自己收取的甲客户货款予以非法占有,商行因不知有客户所交货款在其手中而未追要该货款。沈某的两种行为均是以虚构事实或隐瞒事实真相的方式,使商行产生错误认识而作出了财产处分。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上,对于沈某以“阴阳合同”方式制造出客户多交货款假象,从商行骗取所谓多交的货款,以“拆东墙补西墙”方式将所收货款不交回商行,沈某的欺诈行为使商行产生错误认识,从而作出财产处分,让商行“自愿”交出财物或免除债务,对沈某均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