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诉讼律师—专业代理土地|拆迁|规划|房产|环境|行政处罚|行政复议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下城区律师信息详细
欠款、诉讼、纠纷,ofo最近比较烦
来源:杭州律师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10-24 16:48:04 点击数:

诉讼、拖欠、纠纷,曾经风靡一时的小黄车ofo如今深陷漩涡之中。

 

近来,多家媒体报道报道了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这也再次引发外界对于公司内部资金情况的猜测。

 

而原定于9月27日在上海开庭审理的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合同纠纷案,因德邦股份撤诉而不再开庭审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近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以及翻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ofo的“朋友圈”不仅涉及诸多知名物流企业,还囊括了多家上市公司。

 

只是时移世易,昔日谈笑甚欢的合作关系,在当下也出现了各种表情:有的“朋友”扬长而去,有的“朋友”诉诸公堂。当然,ofo也在努力结交新“朋友”。

 



起诉、撤诉、暂停合作


德邦股份起诉东峡大通一案,开庭审理的时间本定在9月27日。但当记者赶赴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后,却被法院内部工作人员告知,早在十多天前,德邦股份就已经选择了撤诉,法院不再审理此案。

 

随后,记者就德邦撤诉致电德邦物流法律事务部,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在北京那边已经调解掉了。”

 

不过,这名工作人员随即又说道:“目前我们已经终止了与ofo的合作。

 

据德邦股份今年1月3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的合作始于2017年,德邦股份方面向东峡大通提供快运、仓储、快递服务。至少在2017年1~9月,东峡大通是德邦股份最大的客户,销售金额达1.33亿元。此次德邦物流与东峡大通的诉讼主要为合同纠纷,但是对于涉及拖欠的金额,德邦物流方面则闭口不言。

 

ofo的朋友圈中,起诉、停止合作这种动态消息,还出现在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造科技)身上。

 

云造科技先后两次因合同买卖纠纷起诉东峡大通。2018年1月撤诉后,2018年7月再次起诉东峡大通告上法庭。9月27日,记者致电云造科技,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在一个多月前,公司已经把ofo拖欠的合同款项要回来了,但目前暂时没有和ofo再进行合作。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另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淄博一家物流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存在运输合同纠纷,于2018年6月向法院提请财产保全,冻结东峡大通73万元银行存款。9月28日,记者向该公司了解到,该司与东峡大通的运输合同纠纷已经沟通解决了,此前尚未审理的诉讼也已经向法院申请撤诉了。

 



拖欠物流费用影响日常运维

 与东峡大通有合同纠纷的物流企业,并不止德邦股份。

 

更为知名的,是此前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下简称百世物流)因合同纠纷起诉东峡大通。该案已于13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据央广网报道,被告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当日未到庭参加诉讼。另据媒体报道,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余万元运输服务费用。原告方代理律师表示,根据合同,这项费用包括的是2017年8月至11月期间干线的运输服务费用。

 


图片来源:摄图网

 

加上前面提到的淄博某物流公司等,为什么起诉ofo的物流公司这么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ofo员工称,如今在ofo成本支出中,物流运输费用占了很大一部分。

 

对共享单车的调度、停放、维护管理如今都有要求,而因此每日产生的物流调度费用在ofo的成本支出中不可小觑。该员工透露,调度费用与使用调度车频次有关,调度车价格根据城市不同也会有所浮动。一个中部地区省会城市,2017年一个月的调度费最多的时候达到100万元,而2018年以来,为了控制成本,该城市开始减少调度车使用频次,最少的时候调度费不过十几万元。

 

拖欠物流公司的合同款,也给ofo日常运维带来了影响。据该员工透露,他所处的中部省会城市一度各城区的调度跟不上清淤需求,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共享单车淤积点;而一旦出现多个淤积点则很可能被城市管理部门扣车

 


ofo牵动众多上市公司


记者梳理发现,ofo的“朋友圈”中,至少还有17家上市、拟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挂牌企业。

 

优博讯(300531,SZ)、哇棒传媒(430346,OC)、金慧融智(871759,OC)等企业在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中将东峡大通列为前五大客户之一,东峡大通的偿付能力对其实际收入有着较为重要的影响。

 

以超力电机(836773,OC)为例,据2017年年报,东峡大通是其最大的客户,年度销售额占总比30.13%。受到东峡大通的业务影响,超力电机2017年度的收入构成发生变动,铁芯无刷电机销售下降87.67%,空心杯电机销售下降37.99%。超力电机对此解释称,东峡大通向其采购其他部件数量较大,为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优先完成订单,调配相关生产人员。

 


图片来源:超力电机公告截图

 

据超力电机2017年年报,该公司期末应收账款对比2016年期末增加2294.67万元,增长92.45%,也主要是受到东峡大通业务的影响,截至2017年期末应收东峡大通账款达2799.33万元。

 

吴通控股(300292,SZ)2018年半年报显示,对东峡大通应收账款807.82万元,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404万元那截至目前吴通控股是否已收到相应账款?记者致电吴通控股,对方称负责人外出,无法回应。

 

共享单车业务对自行车厂商的生产带动曾为人津津乐道,上市公司上海凤凰(600679.SH)就曾是受益者之一。

 

据上海凤凰公告,截至今年5月5日,其控股子公司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了各类自行车产品186万辆。但9月1日,上海凤凰披露已向法院提起对东峡大通的诉讼,上海凤凰称东峡大通拖欠货款及费用的行为严重违约,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其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据科达股份(600986,SH)9月22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派瑞威行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瑞威行)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未决诉讼事项中,包括了与东峡大通的合同欠款案。记者也曾多次致电派瑞威行,但无人接听。


 

此外,移远通信2017年12月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东峡大通应收账款账面余额603.33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0.17万元。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